网络

城管队长猝死能否终结猫鼠大战

2019-05-15 23:23:3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城管队长猝死能否终结“猫鼠大战”

据《新快报》报道:9月3日早上,广州市整治“六乱”执法队副队长、年仅45岁的李志军,为“创卫”连续65天参加夜间执法,终心力交瘁,猝死家门口。

为迎接国家“暗检组”来广州暗访“创卫”情况,该市开展了连续65天的夜间执法。不仅人手少,“18个人负责整治广州‘六乱’”,而且遭到了执法对象的抵抗。一次,夜间执法队队员凌晨两三点巡逻时,发现了50多个非法烧烤摊,摊主们不停地向准备执法的城管队员扔酒瓶、砖头、瓦块,李志军让城管队员用头盔组成盾牌挡住袭来物,队员们得以毫发无伤地躲过一劫。我相信队员们所说的,“每天都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身心压力,以致长期失眠,不少队员积劳成疾”。作为身先士卒的副队长李志军,更是如此。

但是,在谴责非法烧烤摊主行为的同时,却又不能不为他们的生存权利忧虑。我们的城市何以容不得他们,就不能给予他们谋生的一席之地?执法者又何必将他们赶尽杀绝?有人说,这考量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,我说,首先考量的是城市管理的定位和人性。对此,即使是城管执法队员,亦会有基本的认识。郑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张新兴,就对路边摊一直心怀恻隐。“他们大多靠诚实辛苦的劳动,挣得一点生活费用,养一家老小,供孩子上学。如果把这些人的生活来源禁了,他们靠什么生存?如果他们无路可走,又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不良后果?”

据称,北京市有近30万无照游商。脆弱的农业经济、缺地甚至失地的现实,逼迫着他们从农村流向城市。技术含量与成本较低的无照经营,无疑成了进城农民的一个重要选择。可是,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从一开始就把管理居民、管理流动人口作为执法目标,并享有天然的权威。在这样的管理理念中,既缺乏对公民生命财产权和生存权利的敬畏,也缺乏对弱势群体的怜恤。在执法与抗法的拉锯战中,2006年1月至8月,北京市城管队员遭遇暴力抗法76起,89人受伤。2007年1月至6月,广州市城管队员共遭遇暴力抗法事件430宗,公安介入处理248宗,其中284人受伤,7人住院治疗。

好在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开始有了觉悟。8月24日,广州市市长张广宁在市长接听群众来电时透露了城市管理的新思路:广州将考虑放开对小摊贩的管理,建议开放部分道路,专门让小摊贩摆卖。郑州市城管执法局已制定了路边摊“禁改限”的管理方案,一经政府批准,将划出特定区域,在特定时间内允许小贩摆摊经营。上海更是先行一步,对路边摊“开禁”。

诚如斯,城市管理回归以人为本,以民生为务,重视百姓的谋生权,从此终结“猫鼠大战”,或许可以让牺牲的李志军合上双眼。

顺义搬家
凉皮机
红头鸭批发
分享到: